快捷搜索:

演员陈松伶演单亲妈妈,更享受舞台上演出

◎尚晓蕾

《妈妈咪呀!》曾跻身伦敦西区和百老汇最卖座音乐剧排行榜TOP10,它集结了瑞典天团ABBA乐队的22首流行金曲,轻松又浪漫,讲述了一个关于爱情、亲情与女性自由的故事。

陈松伶竞争上岗 “更享受在舞台上的演出”

图片 1

《妈妈咪呀!》是全世界常演不衰的经典音乐剧,1999年在伦敦西区诞生并驻演近20年,在纽约百老汇也曾驻演14年,各种语言的国际版更是数不胜数。曾经一度每一天都有七个版本的《妈妈咪呀!》同时在全球上演。

2011年,中文版《妈妈咪呀!》作为第14个语言版本问世,在当时尚在起步阶段的中国音乐剧行业刷足存在感,无论台前还是幕后,都培养了中国第一批音乐剧专业人才。

阔别4年之后,全新制作的《妈妈咪呀!》中文版即将开启新演季,在广州和北京进行首轮演出。广州站的演出将于11月16日至12月2日在广州大剧院举行。

排练现场 钟欣 摄

这部音乐剧几乎具备了成为大热的所有条件。首先,作为一部点唱机音乐剧,《妈妈咪呀!》的歌曲选自七八十年代瑞典天团ABBA乐队的流行金曲,动感欢快,自带超高流量。

历经8年3季沉淀,由华人梦想制作的第四季《妈妈咪呀!》,将再次回到梦开始的地方,7月19日起在上海大剧院公演近三周。

图片 2

北京10月22日电 在距离上次巡演4年后,中文版《妈妈咪呀!》将在今年再次开启全新演出季,其中最大惊喜是最新中文版《妈妈咪呀!》将由TVB前当家花旦陈松伶领衔。

其次,制作方在改编上下了很大功夫,编曲把北欧乐队的曲风转化成希腊岛屿的热情,编剧在母女两代人的爱情故事中串起22首歌曲,描摹出多种人生态度,更巧妙传达了女性独立意识、金钱与自由的关系、中年危机疗愈以及如何处理旧爱等等课题。难得的是,一切都在幽默风趣、欢快有爱的气氛中进行,有说服力但绝不说教,令人感慨但又不乏调侃,如同地中海灿烂阳光下一股积极乐观的清流。

剧组目前正在紧锣密鼓地排练,6月26日,剧组开放了媒体探班。

主创们在广州“快闪”

作为全世界演出场次最多的音乐剧之一,《妈妈咪呀!》用22首瑞典国宝级乐队ABBA的金曲,讲述了一个轻松浪漫、温情阳光的故事。而该剧的第14个语言版本——《妈妈咪呀!》中文版此前已经历了三年打磨了三季演出。最新一季的版本日前迎来了媒体探班。

再有,原版的制作质量及标准,特别是演员在歌舞之外塑造人物的功力,也为其之后各版本的成功奠定了基础。十年前我在伦敦的威尔士亲王剧院看过西区版,几曲之后,大批观众已经嗨得快要坐不住,散场时一个个更是喜上眉梢。ABBA乐队的歌曲曾经在七十年代给遭受石油危机、通货膨胀和恐怖事件等多重打击而陷入低落的英国社会带来鼓舞和抚慰,而《妈妈咪呀!》问世近20年来,也延续着艺术娱乐的魅力,让很多人在它的欢歌曼舞中,感受到生命的美妙精彩。

图片 3

日前,《妈妈咪呀!》全团卡司在广州大剧院前快闪亮相,主演陈松伶在接受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采访时详述了和《妈妈咪呀!》的缘分,“参演这部剧,也是圆了我的一个梦想”。因影视剧为观众熟知的她表示:“对我而言演舞台剧更难,有多少个观众就有多少个导演。”

图片 4外方导演保罗·加灵顿和陈松伶 钟欣 摄

近日,《妈妈咪呀!》的中文版巡演再度开启,于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上演。今年已经是该剧中文版第四轮巡演,实话说,我心里也有一点点想逃避。这些年在英国、美国、韩国和国内看过一些音乐剧之后,益发感觉,国内的音乐剧创制水平虽然在不断提高,但是在引进国外经典剧目版权并制作中国版本方面,仍然很难看到全面发展并接近国际水准的佳作。原因是多方面的,简单说就是没钱、没人、没市场。

探班现场,剧组以三首金曲展示了他们的排练日常:《Money Money Money》描绘了单亲妈妈唐娜与好友重逢后控诉生活压力;《歌声让我飞翔》讲述了女儿初遇三个“爸爸”时的心电感应;《Dancing Queen》则是剧中安慰唐娜的金曲,也是每位观众的“治愈良药”。

图片 5

本季《妈妈咪呀!》的演员,既有海归,也有本土科班出身,既有经验丰富的资深演员,也有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不过,他们都有一个共通点,就是对《妈妈咪呀!》的剧情和音乐几乎了如指掌,也对它全然灌注着发自内心的热爱与感情。

音乐剧制作耗资巨大,在产业化程度极高的英美两国,一部音乐剧的制作费普遍几百万美元起步,百老汇史上最贵的音乐剧《蜘蛛侠》耗资7900万美元,这不是一个可以轻松进入的市场。一部音乐剧从选角开始,音乐、舞蹈、乐队、服装、舞美都比一般话剧复杂得多,而且都是保证制作质量不可或缺的部分,相应投入均不菲,该花的钱根本没法省,牺牲质量来省钱的做法,更是要不得。

整间排练厅时而化身浪漫的希腊海岛,时而又变身热烈的迪斯科舞厅。与传统的探班不同,剧迷们也在现场体验了一把“音乐剧演员”的排练日常,现场学习动感十足的《Dancing Queen》。

陈松伶

事实上,以影视演员身份为观众熟悉的陈松伶,本身对音乐剧也非常喜爱,自身歌唱天赋也颇了得。她不仅曾在张学友的音乐剧《雪狼湖》中出演女主角宁静雪,也在《跨界歌王》中一再给观众惊喜,被誉为“唱跳女神”。

此外,人才储备也是问题。音乐剧演员需要具备非常优秀的演唱与肢体条件,同时也必须会表演,每周八场连续唱两三个月不垮,是需要自律的。毕竟演员台上一开口,观众就知“有没有”。国内很多艺术院校很早就开设了音乐剧专业,但优秀的音乐剧人才确实不够用,尤其是演员规模大的戏,有时连基本排练时间都无法保证,谈何精益求精?有些戏迫于档期和费用的限制,在选角上不得不打折扣,对戏的质量也是直接的打击。音乐剧在中国是纯粹的舶来品,如果没有高水准的作品,在当下的演出市场,也难以吸引观众。这三个方面的制约,专业程度非一朝一夕就可以解决。

《妈妈咪呀!》自1999年在伦敦西区诞生,已经有不下20个版本,而每个版本都有哪些演员参演,是观众最关心的话题之一。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素芹

陈松伶就坦言,参演音乐剧《妈妈咪呀!》,不但令她感受从荧屏重回舞台的角色转变,也是她怀揣多年的梦想。作为ABBA乐队的铁杆粉丝,《妈妈咪呀!》的音乐一直都是陈松伶的心头所好,“不开心的时候也会听,剧中那种乐观的感觉,听了就像打鸡血一样,让我觉得只要还有双手在,没有什么是过不了的难关。”所以这次,她经历了《妈妈咪呀!》中国、英国制作方的层层面试,最终出演其中的唐娜。

每每看到一些国外经典音乐剧到了中国,因为制作缺乏专业性,在舞台上状况百出,难免会感到心痛。让我意外的是,这一版《妈妈咪呀!》竟然或可为中国音乐剧制作水平扳回一分,至少这次的版本,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能够达到的小目标,一个努力的方向。

本季中文版《妈妈咪呀!》,既有跟随剧组多年的“资深岛民”,也有第一次与音乐剧结缘的“新朋友”。

“竞争上岗”演唐娜,“她比较接近我本人的性格”

在外方导演保罗·加灵顿看来,这部音乐剧的成功,既得益于ABBA的音乐与剧情的奇妙“化学反应”,也离不开它的诙谐氛围和积极意义。“我觉得这部音乐剧就像是一个所有幸福元素的集合,更可贵的是,不论是戏里还是戏外,它都走向了快乐、明朗的结局。”排练现场,保罗与全组20多位年龄不同、经历各异的中国演员,都相处得十分融洽。

首先,作为完全复制的全版权外国音乐剧,中文版《妈妈咪呀!》的制作质量是向国际标准看齐的。英国版权方为了保证效果,规定演出除了语言用中文,其他一切都不能改。乍一听这似乎很不利于创作,但是对于尚未成熟的中国音乐剧产业来说,却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机会。本剧在中国落地,相当于从国外引进了一整套音乐剧制作管理方法及质量管控体系,所有部门都按照标准交功课。这个过程中与外方深入交流,接受培训、学习经验,都在为今后制作原创音乐剧进行知识及能力储备。在这一版的《妈妈咪呀!》中,无论是灯光、音响、服装、换场这些技术层面,还是演员的唱腔、肢体及表演,以及整体节奏的把控,都呈现出熟练、精确、从容,甚至连谢幕返场都排得一丝不苟,制作方对于质量的重视可见一斑。而作为观众,能看到如此流畅的演出已经非常感动。毕竟,技术成熟的最高境界就是让观众忘掉技术的存在,开始相信剧场的魔法并沉浸其中。

其中,TVB“收视女王”、曾在张学友主演的音乐剧《雪狼湖》里担任重要角色的陈松伶,将主演单亲妈妈唐娜。

广州日报:以前多在影视剧中见到你,这次为什么接了音乐剧?

目前,该剧已在大道戏剧谷进行了7周的排练,将于11月16日在广州大剧院首演,巡演最后一站将是12月14日的到北京天桥艺术钟欣。

《妈妈咪呀!》是一部女性为主角的音乐剧,这一版的女性主演尤其亮眼。扮演唐娜的陈松伶,早年是当红的香港影视歌三栖艺人,也曾和天王张学友合作过音乐剧《雪狼湖》,是舞台经验丰富的实力唱将,但她最大的问题是普通话的发音。观众对于母语不是中文普通话的表演者都比较宽容,但是陈松伶自己却并没有因此懒惰,从今年8月份就开始找老师上台词课,在我看来,这才是“上台要脸”的演员。虽然台上的唐娜仍然有“港普”的腔调,但是能明显听出,她运用了断句和重音的技巧把句子说得更加清晰易懂。扮演谭雅的沈小岑,当年是东方歌舞团的台柱,如今已经61岁,却有着30岁的精力、身材和嗓音,无论是热辣独唱还是火爆群舞,踩着十厘米的细高跟满场飞。你可以说这是“岁月不留痕”,但背后也无疑是严格的自我管理,为舞台保持最佳状态的不懈努力。她俩与特别镇得住台的邱玲一起,足以让“动力乐队”燃爆全场。

她是ABBA乐队的忠实粉丝,此番参演算是圆梦之旅。真正与唐娜亲密接触后,她发现自己成了唐娜,并发现了她背后隐藏着的女性力量——热爱生活、热爱家人、热爱自己,“我希望在台上开开心心演出,把亲情、友情、爱情带给大家。”

陈松伶:《妈妈咪呀!》的一个创作初衷是将ABBA乐队的金曲串烧起来,这是上世纪70年代当红的乐队,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听ABBA的歌。我也是《妈妈咪呀!》忠实的追随者,2011年在北京看了中文版,没想到这部音乐剧翻译成中文版也这么好,韵味完全没有跑掉,我当时想如果能有机会演就好了。

实际上,本版整体演员水平都非常在线,我国配角演员身上常见的“在台上看戏”式陋习,在这部戏里完全看不到,无论角色大小,上台就上足发条,这也是节奏到位的保证。

图片 6

广州日报:据说,你参演《妈妈咪呀!》是“竞争上岗”的?

这版《妈妈咪呀!》全场演出的对白及歌词没有配字幕,但是九成以上的演唱内容都能听懂。音乐剧唱词能做到这一点实属不易,除了演员演唱时的吐字发音,中文歌词的译配也极为关键。音乐剧的唱词承担了相当一部分的叙事功能,英语不是声调语言,单词声调根据旋律变化时对表意影响不大,而且日常口语入歌也不失美感。但中文有四个声调,如果单字的声调随着旋律更改,且没有上下文意思的明确衔接,就非常容易产生歧义甚至显得不知所云。另外,中文歌词更多以表达情绪为主,追求诗意,不是什么都能当词唱,不仅要押韵,有时还要对韵。因此,把两套不一样的文字系统通过翻译关联起来,难度非常大。本版演出基本采用2011年的翻译版本,摒弃了逐字逐句翻译的模式,相对自由地把歌曲整体的意思用适合中文演唱习惯的方式进行二度创作,这不仅有利于演员理解角色,同时也能让观众更快理解歌曲与剧情的动人之处。个人觉得,《钞票、钞票、钞票(Money,Money,Money)》《夏日回忆(Our Last Summer)》和《歌声让我飞翔(Thank You for the Music)》等几首中文译配歌词甚至是不输原词的。虽然这部剧除了语言什么都不能改,但正是优秀的中文剧本和歌词译配让这个故事能更加被中国观众接受,是最大的加分项。

以一曲《请到天涯海角来》红遍大江南北的歌手沈小岑,从第一季开始便以谭雅的身份陪伴《妈妈咪呀!》,无一缺席,“我每一季都想回到岛上看一看。八年来,闺蜜团每一次都让我有新感受,我每一年都在学习和成长。”

陈松伶:是的。《妈妈咪呀!》中文版新一季巡演邀请我,我专门从香港飞到北京、上海参加面试,辗转一年半才确定下来。其间也有一些有名的演员去面试过唐娜这个角色,制作方最后选择我可能是比较注重唐娜在演戏和歌唱方面的能力,唐娜需要把戏带出来,把歌唱好。

综合来看,《妈妈咪呀!》可以算得上中文版外国经典音乐剧的上乘之作,虽然距离真正的国际水平还有差距,还远未到志得意满的阶段,但也让我们看到,如果有所坚持,国际水准也并非遥不可及。

武汉人民艺术剧院演员邱玲同样连演了三季《妈妈咪呀!》,这一次,她将和陈松伶、沈小岑一道,组成最夯“闺蜜团”。

广州日报:ABBA的歌曲伴你成长,你在剧中主要唱了哪些?

此外,江苏省京剧团梅派青衣高飞,将出演性格截然不同的两个角色——唐娜和谭雅;音乐剧演员李佳音将出演罗茜;曾在日本四季剧团耕耘多年的晴飞、音乐剧界新秀年蔓婷,将分别出演斯凯和苏菲。

陈松伶:ABBA的每首歌都带节奏,有正能量。我年少时最喜欢的是《我有一个梦》,比较少听的一首歌就是唐娜的主打曲《胜者为王》。现在我要唱《胜者为王》并且把故事说出来,有一定难度。但第一次排练给了我很大的动力,当时所有的演员、导演都在场,我唱这首歌他们居然都哭了。我把大家都打动了,这让我确定:我能做好。

“长腿爸爸团”平均身高在185cm以上。音乐剧演员赵禹钧、武汉人民艺术剧院演员罗曦,将继续出演哈利和比尔;音乐剧演员祝颂皓时隔多年再次加入剧组,饰演山姆,成为爸爸团一员。

广州日报:对于唐娜这个角色是怎么理解的?

主创团队还表示,本季演出在保证“英国品质”的同时,也会巧妙融合“中式”幽默元素,升级中国铸造。

陈松伶:唐娜比较接近我本人的性格。生活中我不是很爱美的人,什么活儿都会做,比如修水龙头、修电器、修电脑。唐娜就是这样子,看似大大咧咧,其实很有故事。她是个未婚妈妈,她妈妈不认她,她在希腊游学时就把孩子生了下来,开了一个酒馆,把女儿抚养成人。以前的不快乐都埋在心底,不计较了,虽然不富裕,但过得挺好,有女儿有闺蜜,很潇洒。但是当看到三个前任都出现的时候,她也惶惑了,幸好闺蜜都在,开解她,将她从深渊中拉出来。因为前任,她也遭遇了女儿的误解。在女儿面前,她曾经将细腻的感情、以前狂野的心、梦想都埋葬。女儿出嫁前一夜,唐娜感慨地跟女儿唱《指间时光流过》。我很克制情绪,但“女儿”已经哭得稀里哗啦。

台词大提升,排练期间按运动员的要求训练自己

广州日报:和剧中其他演员合作默契吗?

陈松伶:我是他们所有人的后辈,因为他们大多出身于音乐剧或话剧专业,我却连艺训班都没有考过,我是本能地靠本色、投入和领悟能力去演出。在歌唱方面我可以帮他们,在台词方面他们帮了我很多。比如如何组织语言,搞清语言的逻辑不至于让观众听了不明白。大家很融洽,像一家人一样互相鼓励。

广州日报:你参演这部音乐剧经过了哪些训练?

陈松伶:我要用两个月的时间把科班演员大学4年所受的训练完成。因为是用普通话演出,我在台词上要下很多苦工夫。除了剧组同事帮忙,我还找了两个老师。这部戏很热闹,在视觉上不会让观众停下来。排练从每天早上9时到傍晚6时,不停地蹦,中间只有吃午餐的一个小时,一周休一天,完全是一个运动员的训练方式——作息定时,饮食控制……不过,我很喜欢这种生活。

广州日报:英国制作方给了你什么样的印象?

陈松伶:他们的要求非常严格,也很有经验,这部剧有很多版本,他们知道就地取材,在接近性上与当地观众产生连接。在广州演就加入了一些广州元素,对手取笑我的时候会使用这些元素。还有演员本身的特质他们也很了解,会让演员很好地发挥。

演舞台剧更难,有多少个观众就有多少个导演

广州日报:你曾和张学友演过音乐剧《雪狼湖》,那段经历留下的财富很有帮助吧?

陈松伶:12年前演完了《雪狼湖》,那是很大型很成功的音乐剧,参演那部剧给我打下了很好的基础,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知道在舞台上怎么呈现,在歌唱上如何表现,过去的累积对我来说有很好的帮助。我不喜欢人家叫我明星,我更喜欢人家叫我演员。我是一个演艺人,想演到80岁。当我有这个能力的时候,我就有发光发亮的地方。

广州日报:演舞台剧和演影视剧有什么样的不同?

陈松伶:表演有很大的不同。演影视剧太舒服了,只对着镜头演,只有一个导演。演舞台剧有一两千个导演,有多少观众就有多少导演,他们会立即反应,对我的表演即刻评价。这是我很好地接触“导演观众”的机会,我更享受在舞台上的演出。我不是一个流量明星,也不是一个在前端的艺人,但在一些观众的心目中有我的参与,就是作品的一个保证,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很好的收获。

广州日报:以后会更多地走向舞台吗?

陈松伶:我的先生张铎很支持我。我平常睡觉不打呼噜的,但排练阶段经常打,先生说“老婆你是真的太累了,辛苦你了”。舞台剧演员付出很多,但收获很少。我太热爱音乐剧,所以才会有现在的选择。一些影视剧没有参与没关系,这与我现在的追求已经无关,我最在意的是完成了我儿时的梦想,这才是真的幸福。

演员快闪 预热广州演出

一个跨越两代人的爱情故事、22首脍炙人口的ABBA乐队金曲……这部充满欢乐和正能量的音乐剧《妈妈咪呀!》中文版又来了!中文版曾分别于2011年、2013年两度在广州大剧院上演,此次新演季的巡演首站,也是广州大剧院。

日前的快闪亮相,剧组32名演员载歌载舞为大家带来了长达10分钟的表演,在场观众也成为正式公演前先睹为快的幸运儿。坐镇快闪现场的还有本季中英两方组成的王牌主创团队。英方导演保罗·加灵顿是英文原版世界巡演的导演,参与并见证了前三季中文版《妈妈咪呀!》的诞生与成长。

保罗坦言,今年恰好是《妈妈咪呀!》诞生的第20年,再次出发的中文版全新一季将把欢乐带给更多的观众,如何让中国观众在家门口就能收获到世界一流的观剧体验是团队的共同目标。

本季《妈妈咪呀!》由陈松伶、温阳、邱玲组成“闺蜜三人组”。TVB女演员陈松伶出演女一号唐娜,上海话剧艺术中心当家花旦温阳为谭雅这一角色注入新鲜魅力,成功连演两季的“女强人”邱玲与两位“新人”碰撞出全新的友情火花。女儿苏菲则由音乐剧新人年蔓婷饰演。此外,在中方主创团队的选择上,以导演施亦骏、音乐总监赵继昀、驻团编舞艾于涵为代表的中方主创,同样是升级的阵容。

与《悲惨世界》《猫》《歌剧魅影》等采用原创音乐的音乐剧不同,《妈妈咪呀!》是在已成名的金曲上改编的,是“点唱机音乐剧”。老少咸宜的紧凑剧情,环绕全场的喜剧气氛,亲情、爱情、友情的时刻闪现,让所有观众都能在《妈妈咪呀!》里找到情感寄托,而ABBA乐队那些有温度、有感情的音乐,更赋予了《妈妈咪呀!》恒久而独特的魅力。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威尼斯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演员陈松伶演单亲妈妈,更享受舞台上演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