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芳华绝代,留住芳华

5分里3分给了布景:十一假期的时候带父母去海口玩,就住在冯小刚电影公社里,客栈背后的院子就是《芳华》的文工团场景。电影正式上映后,在父母的强烈要求下先买票让他们第一时间看了,据说看的老妈眼泪涟涟,也许是有时代共鸣吧。据他们讲,《芳华》的布景跟当年那个时代是100%还原的,连门楼上的口号,被雨水冲刷的斑驳的板报内容(这只有“亲临现场”了才能细看到)都跟父亲当时的部队生活一模一样(父亲是文革时期参军,后又到云南二炮部队,算起年岁来应当比刘峰他们大个8到10岁,所以对越战争的时候他已经转业了,不然也是要上战场的。)讲回电影,因为老公一向鄙视冯导,所以这电影我是自己带足纸巾去看的,但是唯一的泪点却给了在草坪里独舞的何小萍,那段舞跳出了不甘老去的青春芳华,也跳出了现实对理想的戏谑(穿着精神病服),更跳出了最美好的年华都将在时间滚滚洪流中谢幕的无奈。虽然时不时的旁白让人常常跳戏,文工团的散伙饭拍的简直让我不忍直视,但是冲着对父母那个时代的缅怀,还是推荐我的同龄人可以一看:管中窥豹,电影基本上用戏剧化的方式传达了那一代人的人生故事,文革,战争……最戏剧化的时代给了他们有故事的人生,他们也曾青春芳华,也曾不甘平凡,也曾希望改变人生,但最后他们都变成了我们家中的那两个普通人,只留下我们,在这平淡无奇的时代里,过着更乏味的人生……

我是听父亲年轻时在云南的故事长大的,在我印象中,那是一段激情万丈却又扭曲不堪的岁月。听说有一部电影是讲父母的青春,我当然不会错过,但老实说,最开始我在内心给了《芳华》差评,原因主要是以下两个:

本来以为这部电影讲的是我们上一辈人的故事,我不会有特别的代入感,应该会以很平静的心态观影。没想到观影刚才中哭了好几次。 第一次是何小萍在文革结束时本以为父亲会被平反,却接到父亲去世的消息,她读父亲去世前的信,信中说虽然很想念她们母女,却因为担心连累她们,所以没有回信;还写到担心自己活不到平反的那一天。这个情节跟《陆犯焉识》有点像,一个被劳改的父亲思念自己的女儿。 第二次是刘峰因为所谓的"作风问题"被赶出文工团,何小萍在文工团门口送他,他转身离开时我的眼泪就绷不住了。 第三次是刘峰在战场上左臂被打中动脉,他决定留下来保卫伤员和战友尸体,其实他那时是想牺牲。 第四次是何小萍在战地医院跟一个十六岁被全身烧伤的战士聊天时。那个战士说希望自己的三个姐姐清明节时能轮流去墓地看他,让一起埋的战友知道自己家里有人。战争的残酷让人无法想象,也无法直视。 第五次: 本来以为战争戏结束了肯定就没泪点了,但是我还是想错了。多年后何小萍和刘峰重逢时,何小萍告诉刘峰当年她送他离开文工团时想对他说: "你能不能抱抱我?"。看到这个场景我还是流泪了。不过刘峰和何小萍两人的结局很完美,甚至超越了一般世俗的感情,很难得。 看这部电影之前刚好看到主演苗苗(饰何小萍)的采访视频,她说冯小刚非常感性,喜欢笑也容易哭。我当时看时觉得是不是有点夸张,看完这部电影好像有点懂了。 其实战争的残酷不是电影的重点,实际上我们的父辈真正经历战争的人只能是极少数,而且从古至今没有不残酷的战争,刘峰和何小萍的战争经历是特殊群体的特例——当然,对于他们来说每个个体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人生际遇。其实这部电影最重要的是文工团里发生的故事,何小萍受欺负和排挤,刘峰一直做好事却没有人在乎,刘峰勇敢追求爱情却被所爱之人出卖并被污蔑为耍流氓,这些都是集体主义对人性的压抑和扭曲,在我看来这些才是最值得我们思考的东西。可惜冯小刚在处理这些情节时处理得还不够细致,对几个主角的性格刻画还是不够深刻。可能是想要表现的太多,故事也毕竟复杂,时间跨度也比较大。反过来说冯小刚讲了一个完整的故事,比张艺谋只拍半部《陆犯焉识》的《归来》强很多。 电影前面三分之一满屏大胸和长腿不仅好看也是电影成功的关键,毕竟电影名是《芳华》,本来就是要拍那一代人最美丽最芳华绝代的青春。如果让王家卫去拍,估计他不会拍战争场面,而会把大长腿戏份加大到二分之一甚至三分之二。不过这两种处理方式哪种好就要见仁见智了。 看到战争场面时我就想到龚古尔奖获奖小说《法兰西兵法》,那部电影讲一个法国特种兵参加几次战争的故事,那里面把"战争残酷"这个主题放在第二位,用细致如丝的笔墨讲一个超人式的士兵在战场上的所见所感。如果拍出来估计是另外一个样子。而且《法兰西兵法》对爱情的处理跟《芳华》完全不一样。写主人公和自己的爱人在战区相遇,两个人偷跑到山上过夜,像伊甸园里的亚当和夏娃一样偷食禁果,完全没有《芳华》里那种对爱情的躲闪和胆怯,文化不一样,社会环境更不一样,不可同日而语。 另一部同样时龚古尔奖的《在天上再见》却写了两个法国士兵在战争即将结束时被自己的军官陷害,一个人被打掉了半边脸,两人战后穷困潦倒只好倒卖与战争有关的物品发财。那部小说我还没读完。它对战争的残酷和人世的复杂却有不同的视角。 之前读《陆犯焉识》时读到严歌苓描写陆焉识在农场遭受的种种非人待遇时简直不忍卒读。严歌苓的小说文学性不够强,跟我一般读的小说很不一样,但是这种小说有它存在的价值,《芳华》这种电影可能不能算最顶级的艺术电影,但是能让我哭五次也值回票价了。冯小刚对艺术的追求和坚持值得尊重和敬佩。 再说一次: 这部电影讲的就是我们父辈的人生。有条件的可以带父母去电影院一起看。 最后借何穗子一句话: 操你妈,敢打残疾军人,战斗英雄。把这句话送给XXX。

1978年8月11日《文汇报》刊登卢新华的短篇小说《伤痕》,随后,揭露“文革”历史创伤的小说纷纷涌现,这一类作品被称为伤痕文学,占据了20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中期大陆文坛的主导地位。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鱼的眼泪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是,美化了时代。一堵围墙隔开了文工团与外面那个水深火热的世界和动荡不安的年代。

© 本文版权归作者  Evanescenc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伤痕文学短篇小说居多,流行时间不长,大浪淘沙的作品也屈指可数。很多人对伤痕文学的印象也许仅仅是一句“哭哭啼啼,没有出息”。

图片 1

虽然伤痕文学在表现手法上有一种伤口过量愈合的味道,有一种浓浓的宣泄意味:故事质朴粗糙,对苦难的控诉直接、强烈,在结尾又常常出现前途光明、大团圆之类的强行喜剧,跟如今的恐怖片最后都没有鬼一样违和。

和外面比起来,文工团就像是特权阶级的庇护所,军装特别新,天天能洗澡,没有食不果腹和超负荷重体力劳动带来的沉重压力,政治斗争和精神虐待的风险已降到最低,生活才得以安宁,岁月才能够静好,才有练功房里的嘻嘻哈哈和游泳池边的打打闹闹。

但是这句从“团结一致向前看”出发的文艺评价,实在算不上多么高明。就跟如今从反思与忏悔出发,批评一部个人主义色彩浓厚的《芳华》美化苦难、没有忏悔一样。

图片 2

性感的脖子

禁欲的压抑和萌动的青春之间的矛盾,被美好的身材和初开的情窦暧昧的消解了。只有刘峰对林丁丁那一抱之后被审问作案细节,对暗中涌动的窥私欲有了轻描淡写的描述。至于对那些被批斗的、被打倒的冤魂;那些被拆散、被撕碎的家庭,着墨就更是少之又少。

1978年入伍,1984年转业,在文工团呆了六年的冯小刚,多次在不同场合表示,文工团的经历是他最美好的时光。

图片 3

他在这里画画、布景,做喜欢的工作,一身军装也让他感到光荣。当然,更美好的回忆还是那些文工团的女兵。

严歌苓原著中的集体主义之恶被淡化了,集体主义之光在那场尴尬的文工团散伙饭中得到了升华。剩下的,抱头痛哭的,都是集体的宠儿,那些被抛弃的、被遗忘的,早已带着一身伤痕流落到不被人知道的角落。

冯小刚年轻的时候自卑,与女兵的交流不多,为了跟文工团的舞蹈队员打上照面,就算好她们经过的时间,假装拿着饭盆去食堂,有时候可能要来回走三趟才能碰上一面,但他还是特别喜欢回忆在文工团时候的女兵。

图片 4

在自传《我把青春献给你》中,人到中年的冯小刚悠悠地吐露着自己少年时代的女兵情结:

二是,淡化了人性。文工团里的青春是放之古今四海皆准的美好模样,特殊时期中人性的真实和青春的残酷,被紧致健美的肉体和青涩躁动的情感这迷惑人的滤镜滤掉了。

“她的长相我已经记不清了,印象最深的是她的脖子十分的光洁,光洁的颈部优美地立在军装的小翻领中。洗完澡,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光着脖子空堂穿上军装。只要是提到性感这个词,我首先想到的画面就是以上的描述。直到今天我都想为这样一个细节拍一部电影,抒发多年来埋藏在内心深处的女兵情结。”

图片 5

这个“性感的脖子”情结,在《芳华》中最明显的体现就是刘峰向林丁丁表白时,给了林丁丁的脖子一个三秒多的特写镜头。

女兵们对何小萍的霸凌,更像是女孩子间常有的磕磕盼盼;林丁丁对刘峰的控诉,被诠释为一个少女对突如其来的爱慕表现出的不知所措;萧穗子、郝淑雯和陈灿的三角关系,和所有少男少女在青春期的争风吃醋看起来也没什么两样。对成分不好的后来者的歧视,对权力的爱慕和追求,既得利益阶层的优越和傲慢以及后来鳄鱼的眼泪都被巧妙的合情合理化了。

严歌苓的芳华

图片 6

为了拍这部女兵情结电影,冯小刚找到同样有文工团经历的严歌苓,给她讲自己在坦克六师的故事,让她写一部关于女兵的故事,结果严歌苓说要写就只能写自己经历过的故事。

树立一个标兵,表彰一个英雄,是因为组织需要标兵,时代需要英雄。至于标兵的动机和出路,英雄的来历和去向,鲜有人关心。标兵和英雄被拔高,从此只能伟大光荣正确,然而当他们作为普通人的情感迸发,人性在压抑中偶尔闪光,就到了他们形象崩塌的时候,就到了他们被组织和时代遗弃的时候。

严歌苓12岁时,父亲被下放劳动,她考入成都军区歌舞团,成了一名跳芭蕾的文艺兵。对于刚进入文工团时的心情,严歌苓这样写道:“就这样我来到了部队里,一下进入了成人的生活,所以很早就知道看人家的脸色。因为一个孩子跟成人打交道,必须学会阅读他的心思,就是看人家的脸色。”

图片 7

严歌苓一共在文工团呆了13年,在这期间,因为给比他大15岁的军官写情书被举报,于是一遍遍接受审讯、写检查;因为中越战争打响,刚满20岁就上前线做战地记者。

我的差评可能是对冯小刚避重就轻,消费历史题材的一种不满。我没看到我所希望看到的厚重和深刻,只有一种在艺术、市场和审查边缘撕扯的感觉,不纯粹也不真实。这种感觉直到后来我的父母红着眼眶走出电影院,才得以改变,毕竟看完全片我没有挤出一滴眼泪。

所以,《芳华》中的情节,严歌苓基本都经历过。她在这部小说中,讲了大量的真话,讲了很多对当年的一些战友,尤其是何小曼(电影中的何小萍)这样一个人物的忏悔,以及很多在青春里发生的一些现象的反思。

图片 8

在把小说发给冯小刚时,严歌苓对冯小刚说这可能不是你想要的小说,你想要的应该是非常唯美、非常诗意的,我这个虽然是在军队里,但也写到了人性的弱点。冯小刚看完了说非常喜欢(冯小刚敢说不喜欢吗?),所以严歌苓就帮他做了编剧,最后就有了电影《芳华》。

我父母的青春是那个时代墙外面的青春,是饱受了苦痛的青春,他们说那个时代比电影里残酷很多,但是电影里的情感足够使他们共鸣。尤其是我的父亲,十六岁就到云南支边,在云南八年,是自卫反击战的见证者和经历者。电影里战争的残酷他感同身受,电影里场景的熟悉他身临其境。前几年父亲和战友们一起回到了那个当年他离开时声称“撒尿都不会朝这个方向”的故地,还去了《芳华》中的战地医院取景地碧色车站。

《芳华》不需要忏悔

图片 9

在谈及《芳华》与其他几部电影的区别时,冯小刚说:“不管是《1942》、《唐山大地震》,还是《我不是潘金莲》也罢,其实我始终并不觉得那是我的电影,那是刘震云的东西在里面占了很大的一部分。《芳华》虽然有严歌苓的东西,但更接近我的本性。”

爸爸拍的碧色车站

与根据小说改编的影视作品不同,《芳华》是先有了想想拍一部电影的想法,才有了一部小说的诞生。严歌苓写的是自己的故事,但《芳华》是一部冯小刚的电影。情节上演的是严歌苓的故事,内核里是冯小刚的女兵情结。

我的父亲曾经就是连队里的刘峰,样样先进,处处争优。在那个人人自危的大背景中,他是那个对自己苛刻对战友宽容的人,他是那个在丑恶和扭曲面前敢说真话的人,他是在艰苦困难中依然乐观的人,他是根红苗正却最后一批回城的人。他说他从不后悔他的坚持和选择,即使这些坚持和选择曾带给他痛苦和伤害。

我们可以看到,严歌苓感叹芳华已逝,时代不公,描绘美丽群体中的人性阴暗。冯小刚却用了大量的镜头,极力地表现那些热气蒸腾的美好肉体,回忆着自己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

图片 10

这也是这部电影遭受非议最多的地方:为什么美化残酷的时代,为什么没有反思与忏悔?

故地重游的老炮儿们都很精神

可是冯小刚早就说了这就是一部表达自己心中女兵情结的电影,“略去了很多不重要的,留在记忆深处的才是最重要的。经过时间沉淀再回头看,内心感动更多。”《芳华》明明就是冯小刚的芳华,为什么要求一部表达自己的电影,去做表现时代的事情?

他把他的八年芳华留在了云南,收获了他一辈子的友谊。回城后,认识了我的母亲,一个家里成分不好的知青,并和她结婚,生下了我。他们从未大富大贵,却待人温和,彼此相偎一生,并把他们正直、善良和宽容教给了我。

有一类评论家,评论作品就是评论三观,就是主流文化的价值观取向。符合的就是好的,不符合的就是差的。但是在我看来,无论是小说,还是电影,讲一个故事给人听,是比向人输出价值观念更为重要的事情。

图片 11

冯小刚拍自己的女兵情结,我看电影就是感受他的女兵情结,就够了。他不需要表现整个时代,也不需要为时代忏悔。

爸爸妈妈的芳华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金林欢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突然意识到撕开父母那些伤痕对他们来说,也许其实是一种残忍。我开始感谢冯小刚,感谢他给了我父母一次回忆青春的契机,并且在这次回忆里,抹去的都是痛苦,留下的都是芳华。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棵辣椒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芳华绝代,留住芳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