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成为叶问这样的男人,的五场打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小qin同学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为叶问三部曲的忠粉,最后一部肯定要到电影院去支持一下。我曾经一度视叶问为自己要成为的那种男人,坚韧,优雅,有担当,一言一行都有宗师的气场。不过说实话,这部叶问系列的终结版并没有让我觉得成功,可能是因为期望值太高,所以才会有失落。影片宣传的主体都围绕“叶问大战泰森”,我想大部分人应该都会想要看尔雅如书生的叶问如何打败大块头拳王泰森,然而,影片对于“叶问大战泰森”只有三分钟的表现,着实让人失望。虽然,我也喜欢张晋,以及咏春和咏春的对决,但对于这一部来说,似乎有点本末倒置的意味。可能,导演最终想表达的,只是影片最后那句话“其实最重要的,是身边的人”,什么声名,利益,都没那么重要吧。

图片 1

首先承认自《一代宗师》起,即开始关注张晋。这位一直很努力同样各方面条件都很不错的动作演员。时也命也,大器晚成。祝福张晋,在人生路上遇到了对的人。历经岁月的积淀,现在的张晋,英华内敛却也锋芒暗藏,无论是热血冲动的少帮主(《黄飞鸿英雄有梦》)、还是深沉狠辣的典狱长(《杀破狼2》)、抑或这次自矜武道的咏春高手。角色塑造上,多了一份游刃有余。让人除了拳脚外,能从不同侧面欣赏到这个演员的别样魅力。动作演员获得金像奖影帝的,一位是李连杰(《投名状》),一位就是张晋(《一代宗师》)。连成龙都无此殊荣。期望张晋走的更远。 下面是对《叶问3》剧情一些节点的一些个人看法与改动,其实多少还是突出了张晋饰演的张天志的戏份与角色塑造。欢迎同道斧正切磋,不喜勿喷。 1、叶问和张天志的初识可以再戏剧化些。比如俩人同时出手救助别人。间或对视,为对方的咏春造诣表示惊叹,张天志起了争胜之心,叶问则对张天志偏狠辣风格的咏春有一丝忧虑,毕竟止戈为武,武德乃恕。 2、张天志前去讨要剩下的钱款,黑帮阿苼却耍赖不愿支付。并要求张天志去暗算叶问。张天志说,我和叶问必有一战,但必须是公平公开的咏春正宗之争,而不是受人胁迫使下作手段暗算。阿笙恼羞成怒,两人谈崩。后面发现所绑的小孩里有张天志和叶问两人之子后,以孩童做要挟,逼两人对决,谁输谁的儿子死。两人为救爱子,只得出手。各有心曲,叶问无奈,张天志多少有些兴奋。毕竟他一直想和叶问公平的一较高下,只是儿子安危要紧,同样眉关紧锁,顾虑重重。叶问与张天志在彼此的招式与眼神内,或用咏春独有的招式语言,达成了默契。救人要紧,胜负暂放。所以二人一番看似精彩的龙争虎斗,实则虚与委蛇,伺机而动。台上的阿笙也渐渐发觉不妥。尚未发作,已被二人之一,最好是叶问一击,张天志借力跃上高台制服。擒贼擒王,逼其放了小孩。而阿笙趁机挣脱(俗套桥段,但屡试不爽),以叶问之子做要挟,回到原剧情。在同警察合力制服一众歹人后,叶问出言证明被警察误会的张天志为己方。然后在众人一片“叶师傅厉害之类”的恭维话中,张天志和儿子落寞离去,叶问想追上张天志表示感谢,无奈被警察和记者围住,只得一面谦逊一面面露感激与遗憾的目送张天志父子离去。 3、叶问和泰森(好吧,小编压根没记住泰森饰演的角色名称。but,谁在乎)对决,俩人在打斗中,对屋内外的波及差点伤到泰森女儿,叶问拼着受伤救了小女孩,此时三分钟闹铃恰好想起。泰森一则对叶问武艺表示认可,二则感谢叶问救了自己女儿。故放弃拆迁小学计划。叶问淡定离开。 4、阿笙这个反派不该被泰森“开除”后就此退出观众视线。应该潜伏在小学附近,等叶问儿子放学时突然袭击,以此报复叶问。“叶问,都是你!让我失去了一切,今天我就要夺走你最珍视的东西!让你也尝尝失去一切的滋味!”歇斯底里,病态疯狂。叶问投鼠忌器,棘手万分,在对峙中已渐露关心则乱之态。千钧一发之际,同样来接儿子放学的张天志瞅准机会果断出手,快准狠的放到了阿笙,救出了叶问儿子。肥波赶到(一样俗套,大局已定,警察现身),逮捕阿笙。叶问拥抱安慰儿子,待到相同张天志道谢,张天志已经携子悄然离去(有股事了拂衣去的范儿)。那声感谢又一次未能说出。 5、叶问与张天志武馆最后对决。张天志:终于可以和你心无旁骛的公平一战了。叶问:上次的事,我还没来得及对你说声谢谢。张天志:不必客气,而且你要想谢谢我,今天就拿出你的真才实学来和我一较高下,看看谁才是咏春的正宗传人。叶问:你放心,我会的。

这第三部除了展现叶问爱美人不爱江山的温馨感人桥段以外,还表现了学了咏春就可以轻易虐爆各大门派功夫,以前一个咏春叶问能一打十,现在一对咏春同门师兄弟能双打上百人,碉堡...不过和拳王泰森打个平手是啥子意思?为了表达中美友好关系吗?!我觉得既然泰森在里面是坏人角色,就应该一招连环拳打趴下才对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百鬼夜行、轻繁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挺喜欢这部,袁和平的动作设计向来没让人失望过,除去连场养眼的打斗,勾勒出香港50-60年代的江湖质感,还将一个武术家的市井生活作为一条主线,中年男人的危机。成名之后面临责任感与危机感,咏春个性与家庭共性之间的对冲,生活质感与打斗场面的合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宇外流化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真·最后一战:咏春正宗

叶问与张天志关于咏春正宗的较量,或者说比武。

图片 2

起因 张天志踢馆,迎来机会,要与叶问比试高低,且用了“咏春正宗”的名号,所谓“出师有名”。 而叶问,用武侠片的话来说叫做“金盆洗手”,不再过问江湖之事,这场比武,是居家男人在最重要的人陪伴之下的战斗,也是妻子在弥留之际,尽到了一名武术家妻子的职责。因为她知道,打木桩的声音,已经成为这个男人生命中的一部分。 过程 长短器械的比武,六点半棍、八斩刀、咏春拳法与粘手的较量,两位咏春高手,风格相仿但内透着不同之处,叶问的柔与张天志的刚,好似华山派剑宗与气宗之别。最后一战也是全片打斗时间最长的一段,效果最好的一段,双方都在不断近身格斗中追身、卸力,反击,攻守同期,异常精彩。 只是说最后一下,叶问击败张天志那招,张天志用咏春拳中的高级手法“标指”打叶问双眼,叶问在视力受阻的情况下,用咏春“听桥”的方式,判断对方力的大小与方位,用咏春拳理中知名的“寸劲”,埋跨、收睁,出拳一气呵成,或者也可以说是“腰马合一”。 这段过程看似简单,但容纳了咏春拳的精华,都代表了各自的修为, 虽然叶问最后赢了张天志,但“咏春正宗”的说法却没有结论,起码个人是这样认为,两位都显示了高水平,胜负结果反而放在其次了。 或者可以说,叶问带着拉拉队出场,精神属性有加成,张天志之前被失约,没有一鼓作气士气下降,也有这方面原因。 目的 其实呢,也是香港电影中的“为打而打”的变体,都到这个份儿上了,必须要打一场大战,只不过这里不是矛盾交织顶点的爆发,也不是终极一战,而是充满了温情,丈夫对妻子的贴心,在妻子陪伴下的真·最后一战,胜负的结果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图片 3

从超级英雄到平凡之众,一个市井男人的生活气息,一个宗师的普通人生活,成名之后面临责任感与危机感。叶问,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战。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乌鸦火堂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最后一战:咏春VS拳王

电影最大的噱头,甄子丹对泰森,咏春VS拳击,其定位有点类似《精武英雄》中陈真VS船越文夫。

图片 4

起因 叶问为了终结一切问题的最后一战,采用擒贼先擒王的道理,直接找BOSS。 过程 发起者依然是叶问。打算用咏春的招式击败对方,却在第一回合之后,发现对方的力量远远在自己之上,咏春“二字钳羊马”也无法抵挡对方的力量,使自己失去重心,第一回合叶问处于下风。 第二回合就很像陈真VS船越文夫的第二回合之战了,回想前者第一回合也是迷踪拳对空手道,但实力相当,第二回合二者均放弃了各自的招式,蒙眼混战,最后船越说道:“武技并不在于击倒对方,而在于发挥人最大的潜力”

图片 5

这里,叶问也是放弃了咏春的“二字钳羊马”,采用低位虚步起势,俺不清楚这里究竟是袁和平还是甄子丹的主意,但第二回合就有点自由搏击的意思了。 叶问不再拘泥咏春,咏春的“中线理论”对泰森不再适用(咏春的特点之一就是沿着自身中线向敌方中线攻击,相当于与对方重点在一条线上,对泰拳高手那一段尤为明显,但对泰森就不行了,因为力量悬殊)而是采用,他认为更加实用有效的战法,攻下盘、利用身形、肘部快速闪躲寻求空间反击,甚至还有一回合摔跤。三分钟下来,第二回合谁都没占到便宜,二人平手。 值得注意的一个地方,最后一招之前,叶问用咏春标指戳泰森的眼睛,但距离泰森眼睛很近的时候却偏离了目标,只是扫了一下。看第一遍时以为泰森躲开了,第二遍时发现,其实更像是叶问故意没打泰森眼睛,个人更倾向于这个观点,因为这一招下去很可能会定胜负,对比与结尾张天志用标指戳叶问眼睛,其实侧面上在说武德

图片 6

目的 这场战斗就是叶问忏悔之后的第一步,也就是说叶问要放下武术家的架子,一心当回到家庭中,但之前必须收拾好自己捅下的娄子。最后的结果如电影中所示,叶问与泰森平手,赢得了对方的尊重,同时不再找他麻烦。这场战斗其实可以算的上叶问“最后一战”。 PS,泰森身边的小女孩,指向性很明显,泰森其实是“另一个叶问”。同样在这场打斗时,让自己家庭浸入江湖的纷争中。一个镜头显示小女孩被掉下的玻璃吓到,红气球飞走了,随后泰森说会给她再买一个,对比于叶问的家庭。我想,这也应该是泰森的最后一战吧。

欲扬先抑:船厂大战

第二场重头戏大战,同样是群战,叶问子落敌手,被迫迎战,最初只是格挡,张天志加入战斗之后,叶问开始出招。

图片 7

起因 反派的第一次针对性的发难。 但这场战斗的直接动因也是叶问,所谓树大招风,没有之前的“见义勇为”就不会有这场大战,虽然叶问开战的出发点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和街道安宁,但用句不好听的,有点“逞英雄”,也是香港电影最常见的故事模板,角色显示出武力,敌方取胜不能,就出阴招。 过程 这里致敬了《叶问》系列最著名的“一个打十个”的噱头,这次来的更多,而且被迫不能还手。片中的格挡与防御战是这场战斗最大的亮点,咏春拳防守紧密,马步灵活而上落快的特点在这里得到极大的发挥。 张天志出现后,解救了儿子,这里叶问开始出招,目的在于“击倒”敌人,让儿子能够逃跑,这里出现《叶问》系列中常见的击倒敌人招式,一招制胜,连拳打倒敌人,就是为了让对方丧失行动力,袁和平也根据场地设计了几场地形战。

图片 8

目的 战斗最大作用,就是让我们的宗师挨了妻子一耳光。 叶问 叶问意识到自己的武术险些破坏自己的家庭,同时令剧情过度到妻子的事件上,即成名之后树大招风,身为著名武术家的责任感这样的个性化命题,以及身为普通人、一个丈夫、孩子的父亲的责任感这样的共性化命题,发生了对冲。 张天志 而张天志的出场和打斗与第一场类似,目的也是一样。但二者的结局也是如出一辙,成名的只有叶问,最终导致从单纯的羡慕嫉妒,转化为羡慕嫉妒恨,使之明白,简单的见义勇为无法短期内达到效果,而是采用另一种方式来达到效果。 从这场战斗结束之后,主线分化成两条。

家之宗师:与泰拳高手大战

第三场战斗,也许不是最好的一场,却是个人最喜欢的一场。

图片 9

起因 反派的第二次针对性发难 过程 这场战斗,发起者是泰拳高手,叶问被迫而战,两回合打斗。 第一回合电梯中的小空间战斗,向来是咏春最大的长项,泰拳高踢高打的架势并不不能发挥作用。 第二回合两人之间战斗转移到了楼梯间,泰拳优势发挥出来,但此时叶问用了咏春最基本的“二字钳羊马”(见下图)架势稳定重心,同时发挥咏春的中线理论,拳轨短打和追身上步的优势,使自身与泰拳保持“咏春”距离

咏春以自身中线向敌方中线攻击,是敌我之间最短的距离,叶问始终保持正面冲着对手,泰拳摆腿出拳时身位重心变化,叶问用快速步法始终追着对方的身位进行攻防,使得泰拳无法发挥作用,泰拳的摆拳、扫腿同样无法发挥优势。

图片 10

战斗目的 同时不断上步,逼迫对方退身,逐渐占了上风。 故事目的 究竟是作为一名武术家,要为街道除暴安良,维护咏春宗师的名号,还是作为一名家庭的顶梁柱,为了妻子和孩子尽一份责任?个性与共性之间的对冲,是本片一直要传达给观众的主题思想。

图片 11

这场打斗充分将家庭的责任感,与宗师的责任感进行完美的交融。堪称电影的分水岭,也是一个男人的忏悔录。事业与家庭,叶问选择了后者。

牛刀小试:校园守卫战

1.5场打斗,最初叶问在办公室内教训小流氓与夜晚校外的团战,两场打斗目的性相同,非常典型的正邪之战,因此放在一起,分不同角色而言。

图片 12

起因 这两场战斗的间接发起者是地头蛇,而直接发起者则是叶问本人。叶问为什么要引战?一方面在于保护弱小,另一方面在于一个武术家的责任。 叶问 众所周知,叶问经过了前两集的塑造,已成一代宗师,且名声在外,威震香港。这场打斗则是为了凸显叶问的神威,显出宗师的傲气,很典型,对比于西方的超级英雄电影,叶问在这里其实就是承担了一个超级英雄的戏份,“拯救地球的重任”就交给我吧。这场战斗直接影响到后面的剧情走向。 张天志 这里还有一个重要的打斗对象,张天志,对比于叶问,张天志武学修为极高但默默无闻,只是一个拉洋车的。

张天志对叶问也是典型的羡慕嫉妒,但没有恨。之前那场与儿子的戏份,就能显示出他心比天高,同为咏春门派,羡慕叶问如今的地位,但也对后者不服。他这场打斗的目的,不仅仅是简单的见义勇为,而是力图显示出自己的身份,为了功成名就。张天志这种心态,伴随着这个角色定位以及故事推动力,一直到结束。 过程 袁和平在这里用了咏春拳最大的优势,用最简单、最直接的招式,让他们知道咏春叶问的厉害。而张天志的武术风格从来没有变过,对付任何人都是“快准狠”的招式,也象征着角色特点。 目的 叶问在这场打斗中的目的,在于“打跑”敌人,给他们点教训。 PS,小弟没有学过咏春,但知道咏春的特点,张天志使用的咏春风格,招式有些怪异,似乎有那么点大开大合,刚劲有力,与咏春“发力基于身体的中心线”的基本原则不太像,更像是洪拳,只是个人感觉而已,还望专业人士科普张天志的咏春风格。 另外,张天志这个角色,定位有点类似《黄飞鸿1》里的任世官,出身卑微,被洋人利用的铁布衫高手,并不是坏人,但承担了“反派”的作用

打斗——剧情发展的必然结果

不少香港动作电影(这里为什么不说是功夫片?因为不单单是功夫片,而是以动作为主的主题电影)都有一个坏毛病,就是为打而打。功夫、武侠是港片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也是东方电影特殊的片种,香港的动作片,集百家之长,创作了世界影史独特的视觉艺术,严谨严密地拟真,独创的威压技术,完善至细微处,并连贯至始终的镜头语言,是这套全球通行的肢体语言得以立起于全球影市之间,畅行于世界银幕之上的绝技秘术。

图片 13

然而这个“为打而打”的现象亘古有之,很多香港动作片,大段大段的打斗固然养眼,但却忽视了故事的连贯与逻辑性,大量情节与桥段设置完全奔着打斗而去,一旦打斗开始,所有故事、电影主题甚至风格化抛之脑后,仿佛这个世界就剩这帮打架的,时间都停止了。这样的设定固然能够造就大量养眼的动作与武打场面,但最终结果呢,令香港动作电影、功夫片险些噎死在自身最大的美德——毫无节制上。 幸好,香港的电影人并非一味的追求无节制,再以徐克、袁和平、洪金宝等动作指导的倡导下,香港动作电影正在朝着一条正轨方式发展。即,动作与功夫并非喧宾夺主的主题,而是为剧情服务,使二者达到相辅相成,互为促进的结果,打斗戏不仅是塑造视觉冲击力的主要手段。也是剧情发展的必然结果,也是推动、完成剧情的关键契机。这一点在《黄飞鸿》、《精武英雄》、《杀破狼》、《叶问》等片中体现的尤为明显,当然还有这部《叶问3》。 下面,我们就来研读一下,《叶问3》几张精彩打斗对剧情以及人物的作用。

《叶问3》的主要打斗戏一共5场半,2.5场群战,三场PK,可以简化为五场,而且作为本片的动作指导袁和平,片中打斗场面的地位,让人想起了其名作《精武英雄》,后者也是两群三单的打斗设置,且动作戏在故事中的地位有异曲同工之妙。

这次我们着重说电影的打斗场面,不是拆招套装,而是将其融入到电影中。《叶问3》,导演叶伟信,动作指导袁和平,武打演员甄子丹、张晋,特邀泰森。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成为叶问这样的男人,的五场打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