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让故事更生动,军事题材就得拍得热血沸腾【澳

记者:为什么你手里握着真枪?

林超贤:那时候我开着一辆沙滩车,摄影机架在车上,要冲到坦克前面去拍。我要求坦克的速度很高,时速大概有60公里,它是看不见两边的,也不可能说停就停。我的车拍完一拐弯,就翻车了。当时我手里握着一杆真枪,翻车的时候可能撞到坐在副驾驶座的副导演,她的脸上割了一个口子,满脸都是血,就赶紧送去了医院。当时我以为自己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手受了伤,但回来后右肩一直不舒服,两个星期前才去医院拍片,发现颈椎错位了,需要好好治疗。

林超贤:他拍了我的三部戏,都非常辛苦,每次都把他的体能用尽了,所以希望他休息一下,我的下一部戏又是他,让他把身体保养好,留到下一次。我跟他很有默契,大家是同一类人,希望为一部电影付出很多,只有付出了才觉得这部电影是有感觉的,如果轻轻松松拍完就觉得,啊?拍完啦?其实演员很多时候是需要这种挑战的,越是害怕面对什么,就越是要冲过去打败它。

记者:预告片里有很多爆破戏,这次炸得最过瘾的是什么?

林超贤:以前是我挑演员,这次是演员挑我。因为这次的拍摄很不一样,要离开五个月,我要求所有人中途不许回家。摩洛哥很远,要飞一天的时间,再开十几个小时的车才能到拍摄地,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跑掉,所有人都等你。而且这次我是拍团队,希望大家有团队的感觉,如果有人提出要回去拍广告、拍节目,那对别人就不公平。所以每一个演员跟我碰面的时候,我都跟他们说,表演在这个戏里不是最重要的,你的表演我会控制,这个戏考验的是你的意志能不能承受得住。尤其这次是海军题材,一定要让观众相信戏里面所有演员是可以保家卫国的。如果我找一个瘦瘦的小帅哥,大家看完之后会觉得,他没可能是蛟龙突击队成员吧。这部戏里很多是新演员,我告诉他们,你们经历了这五个月的考验,往后接什么电影都不用怕了。

林超贤:当然是炸坦克,我们把爆破点真的埋在坦克的旁边、上面。爆破师和我合作过很多次,很有经验,但坦白讲,以前拍的都是警匪片,从来没有拍过爆破力度那么强的场面,大家都有点兴奋。我们有两次甚至真的用开山的炸药,把一个山头炸掉,其实都没有这种经验。放置摄影机时要估计爆炸力度有多大,安全距离是多远,布置好机器后我们都站远了,结果一爆炸,嘭!碎石飞好远,很多人都被打中了,没想到会这么厉害,这次也学到了很多经验。

记者:海军方面都给你提供了哪些支持?

林超贤:这次我希望有不一样的感觉,以前我都是拍双雄,这一次是拍一个团队。我就希望戏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不要老是硬汉的样子,而且队长这个角色除了动作戏,还要判断、下达命令,需要演员有一点文人的气质。就像《拯救大兵瑞恩》里的汤姆·汉克斯,张译就有这种感觉。

记者:什么机缘接触到这样一个海军题材?

记者:《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还会把“行动”系列拍下去吗?

记者:什么机缘接触到这样一个海军题材?

今年春节档,林超贤导演的《红海行动》凭借超高口碑一路逆袭,上映5天票房已突破7亿大关,单日票房也从第四名晋升至亚军位置,仅次于《唐人街探案2》。

《湄公河行动》之后再次执导主旋律题材,林超贤有自己的坚持:“我一直是拍商业片的。我觉得军事题材电影需要给观众热血沸腾、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我必须考虑这一点,不然落差太大会达不到观众的需求。”

记者:这次海军方面给您提供了哪些支持?

林超贤:拍摄现场有几百人,喊“开始”有时候大家也听不到,而且每场戏都是“砰砰砰”的声音,他们都听不到我什么时候要做什么。所以我跟他们说定,我打一枪是什么事,打两枪是什么事,他们觉得非常管用,而且气氛特别好,所以就一直这样拍了。

C 现场调动难,靠枪声来发号施令

其实,对林超贤这样一位香港导演来说,并不是很清楚所谓的“主旋律电影”究竟是什么。在他看来,自己就是一个纯粹的商业片导演,既然拍军事题材,就一定要让观众有热血沸腾的感觉。拍摄中他并不担心动作场面的设计,反而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部戏的灵魂在哪里?”直到他在片中加入了由海清饰演的战地记者角色,这个难题才迎刃而解。“希望通过一个平民的角度去讲什么叫使命感。使命不单存在于军人的世界,每个人都要有信念、有使命感。”

记者:作为一部商业大片,这一次为什么没有用一线的商业明星来主演?

《红海行动》围绕蛟龙突击队8人小组执行任务展开。为了让故事更生动,林超贤特意加入了由海清饰演的战地记者角色。“加入这个角色,就是希望在军事题材中通过一个平民的角度去讲什么叫使命感。使命不单存在于军人的世界,每个人都要有信念、有使命。”

林超贤:他拍了我的三部戏,都非常辛苦,每次都把他的体能用尽了,所以希望他休息一下,我的下一部戏又是他,让他把身体保养好,留到下一次。我跟他很有默契,大家是同一类人,希望为一部电影付出很多,只有付出了才觉得这部电影是有感觉的,如果轻轻松松拍完就觉得,啊?拍完啦?其实演员很多时候是需要这种挑战的,越是害怕面对什么,就越是要冲过去打败它。

远在摩洛哥拍摄

林超贤:这次我希望有不一样的感觉,不要老是硬汉的样子。这次讲的是团队协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队长这个角色除了动作戏,还要判断、下达命令,需要演员有一点文人的气质。就像《拯救大兵瑞恩》里的汤姆·汉克斯,张译就有这种感觉。

远在摩洛哥拍摄

记者:为什么这次拍《红海行动》没有继续和彭于晏合作?

2016年,博纳影业出品、林超贤执导的《湄公河行动》收获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影片的成功给了创作团队信心,于是原班幕后团队再度集结,打造现代化军事题材电影《红海行动》。该片根据2015年也门撤侨真实事件改编,讲述了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前往非洲解救人质的故事。《红海行动》将于2月16日全国上映。前天,片方在北京举办发布会,导演林超贤、监制梁凤英携杜江、海清、张涵予等主创整装集结,向狗年贺岁档发起冲击。

海军方面让我尽管想

林超贤:这次我希望有不一样的感觉,以前我都是拍双雄,这一次是拍一个团队。我就希望戏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点,不要老是硬汉的样子,而且队长这个角色除了动作戏,还要判断、下达命令,需要演员有一点文人的气质。就像《拯救大兵瑞恩》里的汤姆·汉克斯,张译就有这种感觉。

羊城晚报记者 王莉

今年春节档,林超贤导演的《红海行动》凭借超高口碑一路逆袭,上映5天票房已突破7亿大关,单日票房也从第四名晋升至亚军位置,仅次于《唐人街探案2》。

记者:为什么您拍戏时手里还握着真枪?是为了体验一种实战感么?

林超贤:他拍了我的三部戏,每次都把他的体能用尽了,非常辛苦。我的下一部戏又是他,所以希望他休息一下,把身体保养好。我跟他很有默契,是同一类人,愿意为了一部电影付出很多。

“行动”会一直拍下去

2016年国庆档,林超贤执导的《湄公河行动》收获了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也成功地走出了一条主旋律题材商业化的道路。时隔一年半,林超贤精心打磨的现代军事题材电影《红海行动》,再次激起了观众的爱国热情。

林超贤:这次的剧情,从撤侨到解救人质,再到最后反恐,是一个发生在六小时之内的故事。情节很紧凑,基本上没有太多时间给大家坐下来聊天,台词都不多,感情戏就更没有了,所以节奏相当快。

林超贤:确实想过拍一个系列。拍完《湄公河行动》之后,公安部方面还有好几个题材,我都觉得非常好,都是还没有解密的案件,蛮有吸引力的。我看过很多资料,但我还是需要先找到一部戏的“灵魂”,才可以拍。我希望我的电影就算是动作片,也要有灵魂,不然就只有一个硬硬的壳。

林超贤:其实我一直很喜欢这类题材,以前看国外的军事题材电影,自己也想拍,但只是空想,在香港怎么可能拍得成?其实当年我刚拍完《破风》,海军方面已经想找我拍片,但当时没有细想。后来海军又通过陈嘉上导演跟我说过一次,但那时候我在筹拍《湄公河行动》,档期不允许,就没有继续谈下去。后来他们又找到博纳,这次最终可以实现合作,共同完成大家的一个梦。

记者:为什么这次《红海行动》没有选用彭于晏?

记者:《红海行动》的创作难点在哪里?

公安部还有好几个题材

记者:听说你拍坦克戏时受了伤,伤势是否严重?

2016年国庆档,林超贤执导的《湄公河行动》收获了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也成功地走出了一条主旋律题材商业化的道路。时隔一年半,林超贤精心打磨的现代军事题材电影《红海行动》,再次激起了观众的爱国热情。

“行动”会一直拍下去

记者:拍摄过程中最困难的是什么?

记者:《红海行动》拍摄过程中,最困难的是什么?

记者:听说您在拍坦克戏时受伤了?

林超贤:拍摄现场有几百人,喊“开始”有时候大家也听不到,而且每场戏都是“嗙嗙嗙”的声音,他们都听不到我什么时候要做什么。所以我跟他们说定,我打一枪是什么事,打两枪是什么事,他们觉得非常管用,而且气氛特别好,所以就一直这样拍了。

本报记者 李俐 J203

林超贤:观众选择来看军事题材的话,他绝对需要从电影里得到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一种肾上腺素一直往上冲的感觉,我必须要考虑这一点,把握好整个节奏的平衡,如果落差太大就达不到观众的预期,所以这一次的动作确实是拍到整个团队都非常累。当然,在这么强的一部动作戏里面,我还是需要给它一个命题,为什么会有海清这个角色?就是希望在军事题材里面,用一个平民的角度去讲什么叫使命感。希望观众看完了电影,也会想一想自己的使命感是什么。

林超贤:应该是坦克戏,大家应该没有看过坦克像《速度与激情》里那样很迅猛地追逐吧。在沙漠里拍,每天都有一些大大小小的龙卷风,沙一吹进冷却系统里坦克立刻就停下来不能动了,又要调动其他坦克过来拍。银幕上大家看到有四五辆坦克,其实拍摄现场有十几辆在等着,坏了一台马上换一台。

演员5个月不能离开

林超贤:我问他们能提供怎样程度的支持,他们说:你尽管想,尽管要,我们全力配合,你能想到的我们都能帮你做到。上级也下达了命令,要把这部电影做到最好。当时他们有自己的编剧组,有一个基础的剧本,我在这个基础上再去构思我要表达的东西。剧本基本上是很开放地让我发挥,一些我不了解的地方,他们会派顾问专家来跟我说明。拍的时候,我们也找来好几个蛟龙突击队的退役队员到摩洛哥帮我们训练,跟演员交流一些实战经历。

记者:《红海行动》的故事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记者:作为一部商业大片,这一次为什么没有用一线的商业明星来主演?

林超贤:确实想过拍一个系列。拍完《湄公河行动》之后,公安部方面还有好几个题材,我都觉得非常好,都是还没有解密的案件,蛮有吸引力的。我看过很多资料,但我还是需要先找到一部戏的“灵魂”,才可以拍。我希望我的电影就算是动作片,也要有灵魂,不然就只有一个硬硬的壳。

林超贤:那时候我开着一辆沙滩车,摄影机架在车上,要冲到坦克前面去拍。我要求坦克的速度很高,时速大概有60公里,我的车一拐弯,就翻车了。当时我手里握着一杆真枪,翻车的时候可能撞到坐在副驾驶座的副导演,她的脸上割了一个口子,就赶紧送去了医院。当时我以为自己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手受了伤,但回来后右肩一直不舒服,两个星期前才去医院拍片,发现颈椎错位了,需要好好治疗。

林超贤:我问他们能提供怎样程度的支持,他们说:你尽管想,尽管要,我们全力配合,你能想到的我们都能帮你做到。上级也下达了命令,要把这部电影做到最好。当时他们有自己的编剧组,有一个基础的剧本,我在这个基础上再去构思我要表达的东西。剧本基本上是很开放地让我发挥,一些我不了解的地方,他们会派顾问专家来跟我说明。拍的时候,我们也找来好几个蛟龙突击队的退役队员到摩洛哥帮我们训练,跟演员交流一些实战经历。

能想到的都能帮我做到

林超贤:片中有坦克、直升机、军舰等,调动这么多大型武器装备确实很费力。比如一开场打海盗的戏,我们动用了六艘军舰,还找了一艘500多米长的货船,用几架直升机拍摄,难度非常大。要把这么多军舰做好编队,又要配合剧情,为此我们不知道开了多少次讨论会。而且直升机要做比较有难度的动作,也很危险。

能想到的都能帮我做到

记者:《红海行动》的创作难点在哪里?

B 拍军事题材,要让观众热血沸腾

军事题材就得拍得热血沸腾

林超贤:片中有坦克、直升机、军舰,调动这么多大型武器装备确实很费力。比如一开场打海盗的戏,我们动用了六艘军舰,还找了一艘500多米长的货船,用几架直升机拍摄,难度非常大。要把这么多军舰做好编队,又要配合剧情,为此我们不知道开了多少次讨论会。而且直升机要做比较有难度的动作,也很危险。还有一场最难的戏应该是坦克戏,大家应该没有看过坦克像《速度与激情》里那样很猛地追逐吧。因为我们在沙漠里拍,每天都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沙尘暴、龙卷风,沙一吹进冷却系统里,坦克立刻就停下来不能动了,又要调动其他坦克过来拍。所以银幕上大家看到有四五辆坦克,其实拍摄现场有十几辆在等着,坏了一台马上换一台。

记者:片中共有11场大场面戏,你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场?

记者:这部戏里有很多爆破戏,这次炸得最过瘾的是什么?

林超贤:那时候我开着一辆沙滩车,摄影机架在车上,要冲到坦克前面去拍。我要求坦克的速度很高,时速大概有60公里,它是看不见两边的,也不可能说停就停。我的车拍完一拐弯,就翻车了。当时我手里握着一杆真枪,翻车的时候可能撞到坐在副驾驶座的副导演,她的脸上割了一个口子,满脸都是血,就赶紧送去了医院。当时我以为自己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手受了伤,但回来后右肩一直不舒服,两个星期前才去医院拍片,发现颈椎错位了,需要好好治疗。

林超贤:我一直很喜欢这类题材,以前看国外的军事题材电影,自己也想拍,但只是空想,在香港怎么可能拍得成?当年我刚拍完《破风》,听说海军方面想找我拍片,后来陈嘉上导演又跟我说过一次,但那时候我在筹拍《湄公河行动》,档期不允许,就没有继续谈下去。好在最终可以实现合作,共同完成大家的一个梦。

林超贤:观众选择来看军事题材的话,他绝对需要从电影里得到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一种肾上腺素一直往上冲的感觉,我必须要考虑这一点,把握好整个节奏的平衡,如果落差太大就达不到观众的预期,所以这一次的动作确实是拍到整个团队都非常累。当然,在这么强的一部动作戏里面,我还是需要给它一个命题,为什么会有海清这个角色?就是希望在军事题材里面,用一个平民的角度去讲什么叫使命感。希望观众看完了电影,也会想一想自己的使命感是什么。

林超贤:虽然我的工作是拍电影,但是刚才也说到使命。以前我都是拍一些警匪片,十几年前帮香港警察拍广告,帮廉政公署拍电视剧,也不是为了赚钱,就是一种使命吧,希望帮社会做一点事。但是电影如果太说教,任何观众都会受不了。前两天,张召忠看完《红海行动》就说,这部戏最好的一点是不会啰啰嗦嗦,很少台词就对了,全都是动作。这次的剧情,从撤侨到解救人质,再到最后反恐,是一个发生在六小时之内的故事。情节很紧凑,基本上没有太多时间给大家坐下来聊天,台词都不多,感情戏就更没有了,所以节奏上是相当快。

记者:选择张译扮演蛟龙突击队的队长,你看中他的哪方面?

记者:您以前在香港拍警匪片,现在来内地拍主旋律题材,怎么让它拍得好看?

记者:这次为什么选择张译扮演蛟龙突击队的队长?

记者:演员阵容的搭配上,你更看重哪些特质?

林超贤:当然是炸坦克,我们把爆破点真的埋在坦克的旁边、上面。爆破师和我合作过很多次,很有经验,但坦白讲,以前拍的都是警匪片,从来没有拍过爆破力度那么强的场面,大家都有点兴奋。我们有两次甚至真的用开山的炸药,把一个山头炸掉,其实都没有这种经验。放置摄影机时要估计爆炸力度有多大,安全距离是多远,布置好机器后我们都站远了,结果一爆炸,嘭!碎石飞好远,很多人都被打中了,没想到会这么厉害,这次也学到了很多经验。

演员5个月不能离开

林超贤:以前是我挑演员,这次是演员挑我。因为这次的拍摄很不一样,要离开五个月,我要求所有人中途不许回家。因为摩洛哥很远,要飞一天的时间,再开十几个小时的车才能到拍摄地,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跑掉,所有人都等你。每一个演员跟我碰面的时候,我都跟他们说,表演在这个戏里不是最重要的,你的表演我会控制,这个戏考验的是你的意志能不能承受住。尤其这次是海军题材,一定要让观众相信戏里面所有演员是可以保家卫国的。找一个瘦瘦的小帅哥,大家看完之后会觉得,他没可能是蛟龙突击队成员吧。

记者:为什么您拍戏时手里还握着真枪?是为了体验一种实战感么?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1

A 五个月拍摄,所有人都不许回家

林超贤:片中有坦克、直升机、军舰,调动这么多大型武器装备确实很费力。比如一开场打海盗的戏,我们动用了六艘军舰,还找了一艘500多米长的货船,用几架直升机拍摄,难度非常大。要把这么多军舰做好编队,又要配合剧情,为此我们不知道开了多少次讨论会。而且直升机要做比较有难度的动作,也很危险。还有一场最难的戏应该是坦克戏,大家应该没有看过坦克像《速度与激情》里那样很猛地追逐吧。因为我们在沙漠里拍,每天都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沙尘暴、龙卷风,沙一吹进冷却系统里,坦克立刻就停下来不能动了,又要调动其他坦克过来拍。所以银幕上大家看到有四五辆坦克,其实拍摄现场有十几辆在等着,坏了一台马上换一台。

海军方面让我尽管想

林超贤:我问他们能提供怎样程度的支持,他们说:你尽管想,能想到的我们都能帮你做到。他们有自己的编剧组,有一个基础的剧本,我在这个基础上再去构思我要表达的东西。剧本基本上是很开放地让我发挥,一些我不了解的地方,他们会派顾问专家来跟我说明。拍的时候,我们也找来好几个蛟龙突击队的退役队员到摩洛哥帮我们训练,跟演员交流一些实战经历。

记者:您已经拍了《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还会把“行动”系列拍下去吗?

其实,对林超贤这样一位香港导演来说,并不是很清楚所谓的“主旋律电影”究竟是什么。在他看来,自己就是一个纯粹的商业片导演,既然拍军事题材,就一定要让观众有热血沸腾的感觉。拍摄中他并不担心动作场面的设计,反而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部戏的灵魂在哪里?”直到他在片中加入了由海清饰演的战地记者角色,这个难题才迎刃而解。“希望通过一个平民的角度去讲什么叫使命感。使命不单存在于军人的世界,每个人都要有信念、有使命感。”

为呈现最佳视觉效果,剧组远赴非洲北部取景拍摄,许多大场面镜头在沙漠无人区拍摄,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难度的拍摄任务,使得每个主创身上都“伤痕累累”。林超贤直言:“拍电影这么多年,每部戏都是辛苦的,但这次拍摄我内心都在大喊‘救命’。《红海行动》真的是我拍过的最艰难的一部电影,但我就是希望多拍一些能够配得上这个时代、配得上中国观众的电影。”

记者:这次为什么选择张译扮演蛟龙突击队的队长?

记者:《红海行动》拍摄过程中,最困难的是什么?

记者:什么机缘接触到这个海军题材的故事?

林超贤:拍摄现场有几百人,喊“开始”有时候大家也听不到,而且每场戏都是“砰砰砰”的声音,他们都听不到我什么时候要做什么。所以我跟他们说定,我打一枪是什么事,打两枪是什么事,他们觉得非常管用,而且气氛特别好,所以就一直这样拍了。

记者:这次海军方面给您提供了哪些支持?

林超贤:确实想过拍一个系列。拍完《湄公河行动》之后,公安部方面还有好几个题材,我都觉得非常好,蛮有吸引力的。我看过很多资料,但我需要先找到一部戏的“灵魂”,不然就只有一个硬壳。我希望我的电影是有灵魂的动作片。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2

林超贤:以前是我挑演员,这次是演员挑我。因为这次的拍摄很不一样,要离开五个月,我要求所有人中途不许回家。摩洛哥很远,要飞一天的时间,再开十几个小时的车才能到拍摄地,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跑掉,所有人都等你。而且这次我是拍团队,希望大家有团队的感觉,如果有人提出要回去拍广告、拍节目,那对别人就不公平。所以每一个演员跟我碰面的时候,我都跟他们说,表演在这个戏里不是最重要的,你的表演我会控制,这个戏考验的是你的意志能不能承受得住。尤其这次是海军题材,一定要让观众相信戏里面所有演员是可以保家卫国的。如果我找一个瘦瘦的小帅哥,大家看完之后会觉得,他没可能是蛟龙突击队成员吧。这部戏里很多是新演员,我告诉他们,你们经历了这五个月的考验,往后接什么电影都不用怕了。

林超贤:当然是炸坦克,我们把爆破点真的埋在坦克的旁边、上面。爆破师和我合作过很多次,很有经验,但坦白讲,以前拍的都是警匪片,从来没有拍过爆破力度那么强的场面,大家都有点兴奋。我们有两次甚至真的用开山的炸药,把一个山头炸掉。放置摄影机时要估计爆炸力度有多大,安全距离是多远,布置好机器后我们都站远了,结果一爆炸,嘭!碎石飞好远,机器都被打中了。大家没什么经验,没想到会这么厉害,这次也学到了很多东西。

澳门微尼斯人娱乐 3

记者:这部戏里有很多爆破戏,这次炸得最过瘾的是什么?

林超贤:虽然我的工作是拍电影,但是刚才也说到使命。以前我都是拍一些警匪片,十几年前帮香港警察拍广告,帮廉政公署拍电视剧,也不是为了赚钱,就是一种使命吧,希望帮社会做一点事。但是电影如果太说教,任何观众都会受不了。前两天,张召忠看完《红海行动》就说,这部戏最好的一点是不会啰啰嗦嗦,很少台词就对了,全都是动作。这次的剧情,从撤侨到解救人质,再到最后反恐,是一个发生在六小时之内的故事。情节很紧凑,基本上没有太多时间给大家坐下来聊天,台词都不多,感情戏就更没有了,所以节奏上是相当快。

记者:您以前在香港拍警匪片,现在来内地拍主旋律题材,怎么让它拍得好看?

记者:听说您在拍坦克戏时受伤了?

记者:您已经拍了《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还会把“行动”系列拍下去吗?

导演林超贤在拍摄现场

导演林超贤在拍摄现场

《红海行动》春节档5天票房破7亿 导演林超贤接受本报专访

记者:为什么这次拍《红海行动》没有继续和彭于晏合作?

林超贤:其实我一直很喜欢这类题材,以前看国外的军事题材电影,自己也想拍,但只是空想,在香港怎么可能拍得成?其实当年我刚拍完《破风》,海军方面已经想找我拍片,但当时没有细想。后来海军又通过陈嘉上导演跟我说过一次,但那时候我在筹拍《湄公河行动》,档期不允许,就没有继续谈下去。后来他们又找到博纳,这次最终可以实现合作,共同完成大家的一个梦。

公安部还有好几个题材

本文由澳门微尼斯人娱乐发布于娱乐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故事更生动,军事题材就得拍得热血沸腾【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